力博线上娱乐 dafa888线上娱乐合营商 皇家壹号线上娱乐 3m线上娱乐 十六浦线上娱乐城 君王国际线上娱乐 国际线上娱乐 bet365日博线上娱乐百家乐 博发线上娱乐城 银河3331线上娱乐 esball线上娱乐百家乐 宝马线上娱乐-线路检测中心 澳门乐吧线上娱乐场 澳博线上娱乐开户 12博线上娱乐城21点

“福”說——中華傳統福文化及其新時代價值

李庚香 劉承2018-12-18

  摘 要:福作為中國人的一種文化,既是古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是當代中華民族最基本的精神追求。福文化滲透于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福文化的內涵主要有“衣食”、長壽、“平安”、多子孫、修德、和諧等。現代社會傳播的福文化主要包含有知福、惜福、積福、修福、造福、享福等。進入新時代以來,中國共產黨將為人民謀幸福作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不僅繼承了我國自古以來的福觀念,還豐富了福文化的內涵,對傳統福文化進行了創造性轉換、創新性發展。全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幸福理念,以科學的理念知福、惜福,以“五位一體”的建設造福,以共享發展的理念帶領全國人民謀幸福,就一定能夠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讓世界人民共享福,不斷為人民創造現代化的幸福生活,帶領人民走上幸福之路。

  關鍵詞:福文化;造福;時代價值

  中圖分類號:G0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905X(2018)10-0001-08

  收稿日期:2018-08-01

  作者簡介:1.李庚香,男,法學博士、研究員,河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2.劉承,男,博士,許昌學院歷史文化學院講師,主要從事中國古代思想史研究。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屆一中全會上指出:“為人民謀幸福,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還指出:“古往今來,過上幸福美好生活始終是人類孜孜以求的夢想。”“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①“中國共產黨從人民中走來,依靠人民發展壯大,歷來有著深厚的人民情懷。不僅對中國人民有著深厚情懷,而且對世界各國人民有著深厚情懷;不僅愿意為中國人民造福,也愿意為世界各國人民造福。”福字是中國的一個古老的文字,現在的解釋是“幸福”,而過去則指“福氣”“福運”。中國共產黨非常重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結合。眾所周知,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我們盤活了“實事求是”概念。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盤活了“小康社會”“和諧社會”的概念。那么進入新時代,我們將激活“幸福”這一“美好生活”或“好日子”的概念。中國共產黨走的是一條為民謀福、為民造福的路線。新時代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就是一直以來人民幸福生活和福文化的時代體現。中國共產黨將為人民謀幸福作為自己的初心,表明了踐行這一承諾的堅定決心,這讓中國人對幸福生活的追求不再是心底的渴望,而是切切實實踏上了新時代的幸福之路。

  一、福字和福文化的內涵

  (一)福字的內涵和中國福文化

  福文化作為中國土生土長的一種大眾文化、民俗文化,貫穿于華夏5000年文明的始終。中國自古就有崇福、尚福、祈福、盼福的傳統,對福文化有著高度的心理認同和文化認同。可以說,福文化已經滲透到中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我們民族文化的基因和根脈。

  中國關于福的文化,從福字的字形和字義上看就有很豐富的內涵。我國文字史上第一部重要著作《說文解字》中記載,“福”是形聲字,從示畐聲,聲符同時兼表字義。“畐”本來是象形字,是“腹”字的初文,上象人首,“田”像腹部之形,腹中的“十”,表示充滿之義,因此“畐”有腹滿之義,“福”字的本義就是吃飽肚子、吃飽是福。“福”又與“富”為同源字。王力先生據音韻考證說:“富、福都是古入聲字。富屬長入,后來變為去聲。古人以富為福,故‘富、福’同源。”[1]225古人普遍以“福”“富”互訓,表明家富則有福。隨著人們生產生活方式的進步和精神觀念的升華,“福”還演化出很多引申義,如“福”“祿”同義。《說文解字》:“福,佑也。”“祿,福也。”“祥,福也。”段玉裁注:“《詩》言福、祿多不別。”關于福和祿的關系,清代學者陳奐注也認為:“福祿義同,于祿言千,于福言百,互詞也。”[2]19把“福”與祿位、俸祿、賞賜等聯系起來,是因為在古人的觀念中,地位上升、升官發財也是一種福。“福”在古代還有富貴、壽考、安寧、齊備等義。可以說,對古代中國人來說,一切好人和事就是福。從以上釋義可以看出,福與人的物質生活、精神生活都存在密切的關聯。

  (二)中國福文化的內涵

  從現有資料看,中國人的福文化早在先秦時期就已經逐漸形成并具有了豐富的內涵。《詩經》《尚書》《禮記》等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元典,中國福文化在這些元典中都有所呈現。《詩·大雅·瞻卬》說:“何神不富?”《毛詩故訓傳》亦曰:“富,福也。”[3]1261有學者評論說:“《商頌》五篇兩言‘福’,三言‘祿’,大旨不殊。”[4]3《詩·大雅·假樂》:“千祿百福。”[3]1107《禮記·郊特牲》曰:“富也者,福也。”[5]818《禮記·祭統》:“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5]1345在這些元典中,“福”“富”互訓,表明家富則有福。值得注意的是,《尚書·洪范》提出了五福的概念:“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6]323五福概念對后世影響很大,后人對福的觀念,基本上都是在五福基礎上發展和豐富起來的。如《韓非子·解老》:“全壽富貴之謂福。”[7]135賈誼《新書·道德說》:“安利之謂福。”[8]327從上面例子可以看出,在古代福文化中,“福”字與佑、助、祥、吉、順等聯系在一起,福是人們一切美好的過去、現實、愿景、想法,也是人生追求的理想目標。

  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福文化包含多層內涵。雖然不同人對福的理解不同,但歸納起來大致可以表述為如下幾個含義:第一,衣食是福。這反映了古人維持基本生活的合理追求。第二,健康長壽是福。“安度晚年”“長命百歲”是古人對人的基本生命價值的肯定。第三,“平安是福”。“平安是福”源自《莊子》,《莊子·雜篇·盜跖第二十九》提到“平安為福”[9]1012。由于古代自然災害與戰爭頻發,“平安是福”的觀念體現出人們對和平安定生活狀態的強烈渴求。在莊子看來,身上無痛苦,心里無煩惱,即是有福。第四,多子多孫是福。這反映了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視生命繁衍的特點。第五,修德是福。中國古代歷來重視個人德行的修養,因此把良好的道德品質也當成福的重要內涵。第六,和諧是福。中國人經常講“和為貴”、和順等,就是期望個人與家庭、個人與社會、人與人、人與自然等和諧相處。和諧,是人們對福的最高精神追求,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內容。

  二、儒家福文化與民俗中的福文化

  福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文化的根本和歸宿。綜觀中華民族文化的輝煌歷史,展望中國幸福社會的未來藍圖,福涵蓋了億萬中國人民亙古不變的向往和理想。福文化是中華民族世代傳承的偉大信念和不懈追求,是流淌在每個中華兒女血液里的精神力量。中華福文化是一個活的文化體系,它不僅寄托了人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還體現了人們對美好未來的期盼。

  (一)古代儒家文化中的福文化

  中國古代福文化,在儒家文化中有集中反映。儒家文化是封建社會正統文化和主流意識形態,對中國文化有著至遠至深的影響,對儒家的福文化考察可以看出中國福文化的本質。

  周代文化是儒家文化的源頭,周代福文化也因此成為儒家福文化的源頭。周人認為上天是福祉的賜予者,天子和諸侯謹慎修德,通過祭祀和民眾的呼聲將天子之德上達于天,上天就會賜予百姓福祉。所謂“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尚書·蔡仲之命》)[6]453,即“永言配命,自求多福”(《詩·大雅·文王》)[3]964。但周人又認為,上天賜予福祉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周人的“明德慎罰,敬天保民”思想。周人認為福主要表現為:一是壽考。如《詩·大雅·行葦》有“壽考維祺,以介景福”[3]1088。《小雅》中的《楚茨》《信南山》《甫田》等詩的末尾均有祭祀祝辭“報以介福,萬壽無疆”一語,《豳風·七月》末句亦云“稱彼兕觥,萬壽無疆”[3]507,可見長壽是周人祈福時一項不可或缺的內容。二是多子嗣。宗法制是周代的統治根基,在此制度下,渴望繁衍子嗣、人丁興旺,是周人理解的福的重要內涵。如《周南·螽斯》詩云,“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3]44,即希望子孫能像昆蟲繁殖一樣眾多;《小雅·斯干》詩云,“維熊維羆,男子之祥”“乃生男子,載寢之床”[3]689,表達了多生男孩兒的希望。三是家族顯耀。周代實行世卿世祿制,祖先或今人的德行、功績是一個宗族無上榮光的事情;宣揚和歌頌他們的事跡,既是對家族榮耀的回顧,也表達著后世子孫深深的祝福。周人常把這種祝福鐫刻在彝器上,《禮記·祭統》就說:“銘者,論撰其先祖之有德善,功烈、勛勞、慶賞、聲名,列于天下,而酌之祭器;自成其名焉,以祀其先祖者也。顯揚先祖,所以崇孝也。身比焉,順也。明示后世,教也。”[5]1362

  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自此以后,儒學成為封建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并對人們的精神觀念產生了決定性影響。儒家福文化在繼承周人壽考、多子嗣、家族顯耀等的基礎上,漸漸將福與儒家倡導的忠君、孝道等聯系起來。《禮記·祭統》:“賢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謂福也。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言:內盡于己,而外順于道也。忠臣以事其君,孝子以事其親,其本一也。上則順于鬼神,外則順于君長,內則以孝于親。如此之謂備。”[5]1345可以看出,儒家在福文化內涵中增加了順、備的含義,認為只要做到上順于天,外順于君王,內順于父母,就會受到福的眷佑,就會一順百順。同時,福與順又是在儒家定義的“親親尊尊”等級秩序框架內得到實現的。具體解釋為:首先要順天。儒家的順天既包括順應自然規律,也包括順應天理和時勢。儒家認為,天自有其運行法則,順天就會報之以福;反之,就會受到懲罰,遭受禍殃。孟子說:“順天者存,逆天者亡。”[10]495(《孟子·離婁上》)荀子也說:“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以亂則兇。”[11]306其次是順君王。在古代尤其是在封建社會中,君王是人世間的至高權威,對君王的崇拜意識已經完全注入了古人的心靈深處,構成一種信仰化的崇拜。君王的言行、好惡影響著百姓的一切行為,包括幸福感,人們的福觀念一般被局限在忠君思想的框架內。再次是順親,亦即孝道。諺云:“百善孝為先。”孝道文化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主流。忠孝一體,盡孝是盡忠的基本前提。《易傳》謂:“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12]158看一個家庭是否幸福,關鍵就看兒女是否孝順父母。孝是衡量中國人幸福感最基本的因素。漢代匡衡向元帝上書時說的“福之興莫不本乎室家,道之衰莫不始乎[困]   內”,則從“齊家”的角度論述了“家風”建設的重要性,從一個側面道出了“家和萬事興”的道理。除此之外,在不違背忠孝的前提下,通過個人努力奮進,加強自身的道德修養,亦能自求多福。孔子曾說:“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13]71孟子也謂:“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10]492福是反求諸己,反躬自身,加強自身的修養,通過自身的努力,修德配命而得到的。得福關鍵在自身,不要怨天尤人[14]。

  (二)中國民俗中的福文化

  中國福文化雖然深受儒家文化的影響,但由于中國歷史上長期是傳統的農耕社會,所謂天高皇帝遠,因此民間福文化仍然呈現出自己的特點,與儒家的福文化存在一定的差別。中國民間對福也有獨到的認識,這從一些關于福的格言中就可以看出。如“有功夫讀書謂之福,有力量濟人謂之福”“有著述行世謂之福,有聰明渾厚之見謂之福”“無是非到耳謂之福,無疾病纏身謂之福”“無塵俗攖心謂之福,無兵兇荒歉之歲謂之福”“心寬性怡,快樂就是福。無病無痛,健康就是福。布衣疏食,能食就是福。茅屋竹籬,安穩就是福。天倫家和,團聚就是福。兵戈不擾,太平就是福。家門清吉,寧靜就是福。書酒花月,領略就是福。明窗凈幾,閑逸就是福。繩床草榻,鼾眠就是福”。這些格言看似平凡,卻表達了普通人對幸福的渴望和追求。

  民間福文化有怎樣的內涵和表達形式呢?民間福文化內涵豐富,形式也多種多樣,在各種民俗中都有表現。民間福文化大多與普通人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表達著他們對于美好生活的期盼。民間福文化主要有:一是豐收。民以食為天,對豐收的渴望和豐收后喜悅的表達是民間福文化的最直接的表現。例如《詩經》中《小雅·楚茨》云:“我倉既盈,我庾維億。”“以妥以侑,以介景福。”[3]810《豳風·七月》云“黍稷重穋,禾麻菽麥”[3]504等都表達出對豐收期盼和豐收后的喜悅之情。二是婚戀。婚戀是普通百姓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成為人們借以表達幸福感的一種形式。儒家元典《周禮》記載昏儀六禮有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這套程序雖然是上層文化,但是在民間也流傳了幾千年,至今仍可尋其蹤跡。不僅如此,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婚俗也豐富多彩,如魏晉時期有催妝(催新婦出門)、新婦乘鞍(寓婚后平平安安)、謔郎(拍打新郎)、卻扇(新娘以扇遮面)等習俗[15]241。隋唐時期還有轉席(寓傳宗接代)、青廬拜堂(屋外搭建青廬)、弄新婦、拜舅姑、手捧棗栗(早生貴子)等習俗[16]264。這些婚禮流程雖然煩瑣,但無不體現了人們對于婚姻的美好祝福。三是節日儀式。民間福文化還體現在一些具有儀式感的節日中。中國很多傳統節日是普通百姓表達美滿幸福生活的重要方式,如大家都非常熟知的春節、元宵節、二月二、三月三、中秋節、九月九(重陽)、除夕等,這些民間節慶活動也都表達了普通百姓對福的期盼。其中,春節是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也是闔家團圓的日子,燃爆竹、飲屠蘇酒是過年的一種習俗,喻示著除舊迎新。吃餃子、蒸年糕、貼春聯、走親戚、給壓歲錢等習俗,反映著古代勞動人民對新的一年幸福生活的向往。

  中國人對福字的鐘愛是民間福文化在民俗中的最典型的表現。在中國人的現實生活中,福字被廣泛應用,是漢字中出現很頻繁的字,甚至成為一種精神追求象征。民俗文化中對福字的偏愛首先表現在春節貼福字上。春節貼福字的風俗由來已久,寄托了人們對未來幸福生活的向往和期盼。為了更鮮明地表達對幸福的向往和祝愿,除了正貼福字,民間還有將福字倒貼,表示福氣已到、幸福已到的習俗。時代在變遷,但不變的是人們對福字的鐘愛。春節期間走在大街小巷,幾乎隨處都能看到各式各樣的福字,就連給孩子壓歲錢的紅包上也都印上了各式各樣的福字。這些福字,無不反映出人們對“福”的期盼。民間對福字的偏愛還體現在各種各樣的福字圖上。漢字中有古籀、小篆、隸書、草書、楷書、行書等字體,由于中國人對福字的偏愛,福字成為一種書法形式,并走向了藝術化;后人編集的《百福圖》《千福圖》集中了福字的各種書法形式,是福字藝術的集大成,這種現象在世界文字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中國人對福字的偏愛還反映在一些建筑物上。舊時北方有的富裕人家在影壁上刻有大型福字,將福字的偏旁“礻”變形為狗頭,名叫“狗頭福”,因狗鉤諧音,寓意將福鉤到家里來。舊時浙江紹興一帶民房,人們喜歡在兩側山墻上書寫大大的福字,有的是白墻寫黑字,有的是黑墻顯白字,非常引人注目。這種寫有福字的房屋充滿了濃郁的鄉土氣息,體現了獨具特色的民間風情。這些墻上的福字字形生動多變,妙趣橫生,有的福字左右角畫有兩只蝙蝠,寓意“遍地有福”;有的福字用鹿頭、壽星頭或桃子等吉祥紋飾組成,寓含人們對福祿壽的期待和追求。

  三、福文化的現代價值與新時代幸福之路

  (一)福文化的現代價值

  現代漢語中的“福”字是由“礻”“一”“口”“田”四部分組成。“礻”有福祿之意,所謂“一口田,衣祿全”,可見現代福字繼承了古人企盼富貴生活的追求。對今天的人們來說,豐衣足食已經實現,但福文化作為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當今社會仍然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并需要我們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它既是歷史發展的內在思想動力,也是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寶貴資源,是中華民族的大智慧。我們要站在新時代的高度,認知與傳播傳統福文化,發掘傳統福文化的思想精髓,展現其在新時代促進中華民族和諧文明發展的文化魅力與永恒價值。

  一是知福、惜福。知福、惜福的前提是了解幸福的本質,更好地珍惜幸福生活。到底何為幸福,追求什么樣的幸福生活呢?古人對福的理解可以為我們提供借鑒和參考:“平民皆種德施惠,便是無位宰相;仕夫徒貪權市寵,竟成有爵乞兒。”“無病之身,不知其樂也,病生始知無病之樂;無事之家,不知其樂也,事至始知無事之福。”可見,悠閑的生活、健康的身體是幸福生活的重要內容。古人將福與禍聯系起來辯證地看待福,更值得我們思考。《老子》第五十八章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17]235福與禍是命運的兩方面,它們互為因果,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荀子·勸學》曰:“福莫長于無禍。”[11]4這表明無禍就是最大的福。趨福避禍是人之常情。造福須要努力,避禍又須謹慎。禍福相依,惟人招致。陶淵明在《命子》詩中說:“福不虛至,禍亦易來。”唐代名臣魏征在《十漸不克終疏》中亦云:“禍福無門,唯人所召。人無釁焉,妖不妄作。”[18]3878漢朝劉安《淮南子·人間訓》中“塞翁失馬”的故事,為后人留下了“塞翁失馬,安知非福”和“塞翁得馬,安知非禍”的名句。古人福禍相倚的憂患意識今天仍對我們有著啟示意義。當今社會物質極大豐富,生活水平極大提高,但大多數人對幸福的感受力反而下降了。究其原因,是物質欲望太強,超過了正常的欲求和生活需要。因此,我們要學習古人調節自身欲望的思想,滿足合理的欲望,克制過度的欲望。同時,我們還要認識到禍福轉化的道理。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各種社會問題也隨之出現,如經濟發展不平衡、貧富分化加劇、法治監管缺失、公民道德意識薄弱、外來文化侵擾等,這些都嚴重影響著人們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保持居安思危的清醒意識,消弭禍患于萌芽之中,是穩定我們幸福生活的保障。這就要求我們要增強憂患意識,防范風險挑戰要一以貫之。

  二是積福、修福。積福、修福的意思是將幸福生活建立在德性之上,以確保幸福生活的正當性。傳統文化中的儒釋道都有“德福報應”思想。儒家講德福一致、德福一體。《易經》說:“積善之家,必有余慶。”[12]31儒家以忠、孝、仁、義、禮、智、信等品德修身,才能得到齊家、治國、平天下之福。孔子曾說:“君子謀道不謀食;君子憂道不憂貧。”[13]168(《論語·衛靈公》)又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13]36(《論語·里仁》)孟子也曾擲地有聲地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10]419(《孟子·滕文公下》)在儒家看來,“福之所鐘,不可以謙遜免;道之已喪,不可以智力求”。正如漢代枚乘所言:“福生有基,禍生有胎。”佛教講行善與福報,有“廣種福田”之說,以“敬三寶(佛寶、法寶、僧寶)之德為敬田,報君父之恩為恩田,憐貧者之苦為悲田”,認為廣種福田,來世才有福報。道教則主張清靜無為、見素抱樸、坐忘守一的修煉和養生,追求長生不老,最終得道成仙。從儒釋道三家對福的理解與追求看,都將福文化建立在德性論基礎之上。古人修身正己的道德幸福觀至今仍應該提倡;真正的幸福生活不是一夜暴富得來的,更不是通過歪門邪道、損人利己甚至違法亂紀的行為得來的,而是通過勤奮學習、努力工作、遵守法紀等正當途徑來獲取,是通過自身努力來實現的。

  三是造福、享福。造福就是奉獻,就是謀福,只有造福才能享福。古人說:“有福不可享盡,有勢不可倚盡。”意思是說,富人和貴人要因時布德,造福一方。更難能可貴的是,古人說的“做官乃造福之地,而人以為享福之地”,將做官的宗旨理解為造福百姓。孔子曾提出人生奮斗的三個境界,“修己以敬”“修己安人”“修己以安百姓”[13]159,這是說一個人首先要自我修養成為君子,然后幫助周圍的人生活快樂,最后使所有老百姓都幸福快樂。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憂樂觀,也正確地反映了造福與享福之間的關系。這些實現百姓生活幸福的理想,也應該在我們當代社會加以提倡。古人尚能有如此的境界,現代公民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幸福不僅僅滿足于自身,更應該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和潛能,為周圍的人乃至整個國家的人民和人類謀幸福。水稻專家袁隆平致力于雜交水稻的高產研究,最終解決了十幾億中國人的溫飽問題。優秀大學教師黃大年樹立科技報國的理想,將為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貢獻力量作為畢生的追求。這種為他人、為社會謀幸福的高尚精神是中國福文化的終極追求,值得世代傳承下去。

  古人的知福思想讓我們更好地認清幸福生活的本質,惜福思想讓我們知道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古人積福和修福思想還讓我們將對幸福生活的追求建立在德性的基礎之上,而古人的造福思想讓我們積極地為人民謀取幸福生活。總之,中國福文化讓我們更好地領悟人生的真諦,感受內心的幸福,珍惜人生的經歷,用積極行動體驗和創造幸福人生,使人生既“有意思”又“有意義”。福是社會和諧、人生觀與價值觀的精神向導,是人生的終極財富,也是人類行為的根本動機。福也是中國人民的精神寄托,為每一個中華兒女所認同和推崇,是推動中華民族不斷發展前行的最強有力的精神動力。

  (二)新時代的幸福之路

  福文化與中華民族同生,與中華民族的發展同步,是浸透在中華民族血脈之中的基因文化。幸福是中國人幾千年的夢想和追求,但歷史上,中國人民實現幸福的道路卻漫長而曲折。綜觀中國幾千年的發展歷史,古代農耕社會生產力低下,抵抗自然災害的能力極差,普通百姓溫飽問題都難以得到解決。自有階級社會以來由于統治者的剝削和壓迫,社會財富和權力集中在極少數人手里,因此普通老百姓根本談不上幸福。中國共產黨是全國人民幸福之路的引領者和創造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以為人民謀幸福為根本宗旨,全面鮮明地領會了古人知福、惜福、積福、修福、造福、享福等思想的意義,以科學的理念知福、惜福,以“五位一體”的建設造福,與全國人民共享福,將古人的福文化落實在現代幸福生活的創造之中,使幸福成為一種能力。如果說知福、惜福、積福、修福是福的觀念層面,為民造福則屬于福的實踐層面。中國共產黨正帶領全國人民奔向新時代的幸福之路,將中國古代幾千年的對幸福生活的期盼和夢想變成了現實。

  第一,中國共產黨以科學的理念知福、惜福,保障了幸福的連續性和長遠性。中國共產黨的知福、惜福思想集中體現在關于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思想中。1997年黨的十五大將可持續發展確定為國家戰略,強調經濟、社會和生態的可持續發展,要求國家的發展既要滿足當代人的需求,又不能危害后代人滿足需求的能力。2002年黨的十六大將可持續發展能力不斷增強作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之一,強調經濟發展過程中對于資源環境的保護,努力走上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之路。胡錦濤總書記在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提出,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是發展,核心是以人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協調可持續,根本方法是統籌兼顧。

  習近平總書記一直高度重視可持續發展的理念。他在2005年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已成為百姓們熟悉的金句。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上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這是對我國發展理論的一次重大創新。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堅持新發展理念,繼續堅定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我們要激發全社會創造力和發展活力,努力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②黨的十九大不僅對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具有劃時代的里程碑意義,對世界的影響也將是巨大而深遠的,“一旦它深入到世界各國人民的頭腦深處,實現情感和語言上的融合,那就必將與中華文化、‘一帶一路’和中國夢等一樣,愈加發揮出獨特持久的魅力”[19]。

  中國共產黨對古人知福、惜福觀念最大的發展就是將科學理念引入幸福思想中,實現了幸福生活的可持續。古人的知福思想多是了解幸福的本質,引導人們調節過度的欲望,知足常樂。古人的惜福思想多是說明幸福生活的易變性,希望人們珍惜眼前幸福。中國共產黨在闡釋可持續發展思想中,體現了科學認識經濟發展規律,引導人們以科學理念理解幸福。幸福的內涵于是變成了隨著時代發展而不斷提升水平的現代幸福生活。而且人民的幸福生活在科學規劃中不再像古人觀念中的幸福生活那樣易逝,科學理念有利于深入認識福禍的轉化規律,從而實現幸福生活的可持續。

  第二,“以人民為中心”的幸福理念,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幸福觀的價值取向。中國共產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也就是為人民謀幸福。“損人謀福為惡,以誠求福為善,為民造福為貴”是福文化的精髓。要想使自己獲得福,一要有德,二要有才,三要先造福社會。只有這樣,才會由祈福到謀福,最后才可享福。中國共產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解決民生問題,創造物質財富為百姓謀求衣食之福;創建平安中國,為人民的幸福生活提供保障;構建和諧社會,促進精神文明,增強人民的幸福感。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能夠實現如此快速的發展,其根本原因是以人為本,做到了黨政軍民一條心,走的是為天下百姓謀福之路。

  習近平總書記將中國共產黨為人民謀幸福的藍圖繪制為中國夢,中國夢的實質就是中國人民的幸福夢。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中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夢。中國夢必須緊緊依靠人民來實現,必須不斷為人民造福。”這一惠及于民、為人民謀福祉的偉大理念,與中國傳統福文化所折射出的生活觀念及價值觀完全一致。人們對于福文化的認識,無外乎自然、和諧與積極向上的人生理念。對于幸福人生的追求是人類最原初的愿望,也是人生最為偉大的夢想。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中國的老百姓都有一個共同的愿望,就是期盼福的到來,而這個福在當前正表現為中國夢。

  第三,以“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造福,是中國共產黨保證人民幸福的路徑選擇。如果說,分析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發現問題,那么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則是實現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具體路徑。中國古代社會的大同理想是往圣先賢提出的幸福夢,但他們的幸福夢缺乏落實的路徑,古人期盼的大同理想經歷了2000多年依然沒有找到落實的途徑。中國共產黨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則讓中國夢有了落實的途徑,中國共產黨人相信“一分部署,九分落實,社會主義是干出來的”。

  在各個幸福理念中,習近平總書記最鐘愛的是造福。從人民網“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數據庫”的講話原文中搜索以上六福,造福出現了214條,可見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為人民造福。他指出“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奮斗本身就是一種幸福”,“只有奮斗的人生才稱得上幸福的人生”。造福是國家對每個公民的具體要求,只有努力奮斗才是實現幸福的正確途徑。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在聯合國“教育第一”全球倡議行動一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的賀詞中指出,中國實施科教興國戰略,目的是“讓13億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獲得發展自身、奉獻社會、造福人民的能力”③。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10月在倫敦金融城市長晚宴上的演講中指出:“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發展道路。只有能夠持續造福人民的發展道路,才是最有生命力的。”④為人民造福既是黨的宗旨的體現,也是新時代黨中央求真務實精神的直接表現。

  第四,以共享發展的理念帶領全國人民共享幸福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目標。如果說中國夢是黨為廣大人民謀幸福的宏觀規劃,提升幸福指數則是黨為人民謀幸福的微觀顯示。為了更好地關注民生,構建和諧社會,中國國家統計局自2006年9月宣布統計幸福指數。所謂幸福指數,是“衡量人們對自身生存和發展狀況的感受和體驗,即人們的幸福感的評價或測量指數”⑤。國際社會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關注幸福指數,各國都構建自己的幸福指數指標體系。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逐漸由偏重經濟數據轉向了重視社會進步和民生的方向,學者們也在構建中國的幸福指數。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指出“要讓廣大居民更好分享發展成果,改善生活質量,提高幸福指數”⑥,并認為“中國有13億多人,只要道路正確,整體的財富水平和幸福指數可以迅速上升”⑦。

  共享發展注重的是解決人民幸福中的社會公平正義問題。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新發展理念,提出讓廣大人民群眾共享改革發展成果,著力解決發展中的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體現了社會主義社會要實現每一個人的解放和發展的要求。共享發展是新發展理念的目標和歸宿,其內涵是要求將我國經濟發展的物質文明成果和精神文明成果與全民共享。發展不夠,難以快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發展成果不共享,也無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正如有學者指出“發展的目標在于實現人民幸福體面的生活,共享為這一目標提供了正確的倫理規范和價值導向”⑧,從而實現“發展依靠人民、發展為了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真正帶領人民過上新時代的幸福生活。

  第五,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讓世界人民共享幸福,體現了中國對全球全人類的擔當精神。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力不斷增加,中國也在擔當起與全球全人類共享幸福的責任。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政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斗的政黨。中國共產黨始終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作為自己的使命。”⑨正如馬克思主義的終極目標是為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解放而奮斗,中國共產黨也以全人類的幸福為己任。中國共產黨呼吁全世界人民一道,共同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⑩。中國堅定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積極發展全球伙伴關系,積極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積極為維護世界和平和推動世界發展做出貢獻。習近平總書記2018年7月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的講話指出:“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為國際社會提供了綜合行動方案。金磚國家要立足自身國情,將2030年議程同本國發展戰略深入對接,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統籌經濟、社會、環境發展,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11

  四、結語

  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提出“四個講清楚”的著名論斷,其中要求“講清楚中華文化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福文化正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之一。福文化的內涵經歷了西周到現代的演變,民間福文化體現了福文化對中國社會的深遠影響。福文化已融入中華民族的心魂之中,成為中華文化的根脈。現代中國社會處于轉型期,福文化也進行了適應時代發展的轉型,中國共產黨正是這一轉型的領導者和實踐者。

  中國共產黨以現代理念詮釋了福文化,以實際行動帶領人民創造了現代幸福生活。中國共產黨尊重了人們崇福、尚福的文化傳統,以現代理念、現代科學構建現代幸福生活的內涵。中國共產黨關心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帶領人民努力追求現代幸福生活,建設幸福社會。改革開放40年的奔小康之路就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走出的幸福之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路正是未來中國人民的幸福之路。

  注釋:

  ①②⑨⑩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35、57、58頁。

  ③習近平:《在聯合國“教育第一”全球倡議行動一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視頻賀詞》,2013-09-27/2018-09-11, http://cpc.people.com.cn/n/2013/0927/c64094-23052930.html。

  ④習近平:《在倫敦金融城市長晚宴上的演講》, 2018-

  08-30 / 2018-09-12,http: //jhsjk.people.cn / article/30259821。

  ⑤鄭方輝:《幸福指數及其評價指標體系構建》,《學術研究》2011年第6期,第51—57頁。

  ⑥習近平:《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15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的講話》, 2014-

  12-20 / 2018-09-06,http: //jhsjk.people.cn / article/26246398。

  ⑦習近平:《在德國科爾伯基金會的演講》,2014-03-

  28/2018-09-06,http://jhsjk.people.cn/article/24773

  108。

  ⑧張艷濤、張瑤:《“共享發展”:當代中國發展的目標和歸宿》,2017-08-17/2018-09-11, 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7/0817/c83859-29476980.html。

  11習近平:《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的講話》,2018-07-26/2018-09-11,http://jhsjk.people.cn/arti

  cle/30170246。

  參考文獻:

  [1]王力.古漢語字典[M].北京:中華書局,2007.

  [2]陳奐.詩毛氏傳疏[M].上海:商務印書館,1933.

  [3]孔穎達.毛詩正義[M]//十三經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4]段玉裁.說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5]孔穎達.禮記正義[M]//十三經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6]孔穎達.尚書正義[M]//十三經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7]王先慎.韓非子集解[M].北京:中華書局,1998.

  [8]閻振益.新書校注[M].北京:中華書局,2000.

  [9]郭慶藩.莊子集釋[M].北京:中華書局,1961.

  [10]焦循.孟子正義[M].北京:中華書局,1987.

  [11]王先謙.荀子集解[M].北京:中華書局,1988.

  [12]孔穎達.周易正義[M]//十三經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13]楊伯峻.論語譯注[M].北京:中華書局,1980.

  [14]張親霞.中國傳統禮治視野下的福觀念[J].殷都學刊,2013,25 (4):108-112.

  [15]朱大渭,等.魏晉南北朝社會生活史[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

  [16]李斌城,等.隋唐五代社會生活史[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

  [17]朱謙之.老子校釋[M].北京:中華書局,1984.

  [18]歐陽修.新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5.

  [19]韓強.十九大與黨的對外話語體系建設[J].北京聯合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8,16(2):98—103.

  編輯 張志強

  陳 曲

  Chinese Traditional Blessing Culture and Its Value of the Times

  Li Gengxiang, Liu Cheng

  Abstract: Blessing culture is a kind of popular and folk culture in Chinese native land. Under the influence of Confucian culture, the concept of happiness is gradually linked to traditional morality such as loyalty and filial piety. Happiness is acquired through self-cultivation, effort and character. It is the quintessence of the contemporary culture of blessing to bring the benefits to people. The Nineteen Generation of the Party’s exposition of the main social contradictions in the new situation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annotate and comb the ideas of the ancient blessing, to inherit, innovate, to share the culture of the blessing, and to create a harmonious life of great beauty.

  Key words: Blessing Culture; Harmony; Value of the Times


esball线上娱乐合作伙伴
力博线上娱乐 dafa888线上娱乐合营商 皇家壹号线上娱乐 3m线上娱乐 十六浦线上娱乐城 君王国际线上娱乐 国际线上娱乐 bet365日博线上娱乐百家乐 博发线上娱乐城 银河3331线上娱乐 esball线上娱乐百家乐 宝马线上娱乐-线路检测中心 澳门乐吧线上娱乐场 澳博线上娱乐开户 12博线上娱乐城21点
失落的国度游戏 海豚礁彩金 阿拉斯加垂钓APP下载 粉红熊猫 粉丝 七星彩查询 22选5走势图带连线 挑战者玩法与规则 万达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魔术兔APP 决战21点 11选5走势图遗漏 狂野女巫 pk10开奖 异域狂兽登陆 巴拉吉专用银弹 泰国天堂彩金